暴躁的榴莲头

想成为自己

祺泽:我好想你



李天泽最近过得有些浑浑噩噩。


七天假期,录了几天东西,把作业写起来,再弹弹琴看看书,日子过得没有日期。


“哥哥,明天就是10.7了,我可以去看嘉祺哥哥吗?”


李天泽用几块饼干把天爱含糊过去,抬头看日历发现已经走到了10月6日。


10.7那一块儿被自己圈起来,油墨压抑疼痛。


他过得并不好。


尽管也开始了新的起点,也有了并肩同行的小伙伴,一切都好像翻开了新的一页。


心底还是很难过。


无比思念一个人,也曾与他分别数月,也曾与他相隔山海,可却没有现在强烈。


分别时那人对他说,我们又不是见不到了。


“可我真的,很想和你在一块儿。”


这句话是被李天泽用声带挤出来的,声音太小,而抱着自己的人的心跳声又太大。


他应该是听到了,不然也不会没头没脑的说一句“我也是。”。


李天泽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渴,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,椰奶流过喉咙,李天泽又想到那人极其喜欢喝椰奶。


自己倒不是多喜欢,却也还是买来喝。


就像陶桃也不是多喜欢吃黄桃干,只不过喜欢给她买黄桃干的那个人罢了。


放在李天泽和马嘉祺身上也一样。


夏天终究还是结束了。


李天泽在弹错第七个音时,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心不在焉,悻悻走出琴房,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

打开微博,李天泽也终于正视了自己心不在焉的原因。


他想见马嘉祺。


后来李天泽无比庆幸他自己的热血沸腾,如果不是忽如其来的澎湃,可能就只能把思念吞进肚子里,消化成泥土。


去见他吧,快一点。


李天泽觉得自己像要飞起来一样,冷风灌进喉咙,将奔跑着的外套吹得鼓鼓的,咳嗽几声灭不掉心中的热火。


在机场和一群大妈抢机票,还偷偷插了几下队,差点走错路,捏着手机时手在微微颤抖。


重庆早已有了几分秋意,冷空气让李天泽稍微有了点理性。


就这样冲到公司去是不太好。


李天泽钻进路边的某个小摊,热气腾腾的馄炖让人感到几丝温暖,油腻腻的香味儿钻进鼻子,“嘉祺,是我。”


手机对面那人应了一声,有细微的喘气声和窸窸窣窣的整理声,李天泽觉着自己的心脏像是被抓起来一样,“你刚结束训练?”


“嗯。明天…刚结束,有点累。正准备洗澡呢。”


李天泽裹紧了自己的外套,重庆有些冷,语调也便像裹了层冷水,“我来重庆了,你…方便出来见我吗?要是你实在…”


“位置发给我,我去找你。”


李天泽剩下的半句“要是你实在太累了,就去洗澡吧,记得把头发吹干,早点睡”被自己杀死在心里。


自己也还是自私,想见他一面大过所有。


心里想着他太累了,自己不能打扰他。实际听到他声音时便没了方向。


等待马嘉祺的途中李天泽并不无聊,数着馄炖汤漂浮着的葱花虾米和几簇儿紫菜,馄炖皮薄,肉很鲜,只是汤有点咸,马嘉祺也许会喜欢。


汤的表面飘着薄薄的一层油,有人影映在上面,李天泽抬头,还没看清便被来人拥在怀里。


“泽泽,别动。”


“让我抱会儿你。”


李天泽没说话,只圈紧了搂着马嘉祺腰的手。


薄薄的衣料相挨的肌肤逐渐发热,李天泽用力吸了吸马嘉祺身上的洗衣液味儿,他一直都认为洗衣液的香味超过所有香水。


就像这个人一样干净。


四周逐渐安静了下来,能听清二人心跳。


李天泽眼里有几点泪水,固执的不肯眨眼睛。


我真的好想你。


想要见你,超级想要见你。


手抱着有点酸,李天泽犹豫好久,终于开口,“我手有一点点酸。”


马嘉祺哼笑一下,低下头在对方耳垂蹭几下,弄得李天泽鬓角乱掉才罢休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想你。”


马嘉祺忽然被一颗馄炖卡住,咳嗽了好几下,平复下来,极其认真的审视李天泽。


“你怎么几天不见嘴巴变得这么甜了?吃了糖啦?”


“昼夜温差大嘛。”


李天泽朝马嘉祺狡黠的眨眨眼,那人只含笑凑过来,舔着下嘴唇,距离靠近,李天泽看清了马嘉祺的眼睫毛。


马嘉祺,你离我太近了。


那人又忽然笑一声,拉开距离,用一双眼笑着李天泽的脸红。


李天泽了然自己被马嘉祺耍了,扬手招呼着老板娘,“能给我们一瓶啤酒吗?”


马嘉祺忽然睁大了双眼,满脸你干嘛呢,想开口说什么又塞在喉咙。


费力的撬开啤酒盖,李天泽捏起玻璃瓶,仰起头,咕噜咕噜灌下去几口。


再而挑衅的把啤酒瓶递到马嘉祺眼前,瓶口还残留着嘴上的酒液,“明天要唱歌…”


却将手伸向了啤酒瓶。


从馄炖店里出来已经有九点多,风开始吹,头发很久没剪了,额前的碎发随风飘扬。


李天泽忽然觉得真是好啊,好像时间并没有走,也只是那个吃冰粉凉糕的夜晚一样。


“重庆是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。”


马嘉祺伸手,握住李天泽的手,不由分说的十指相扣,假装没看到对方眼底的惊讶。


“你也是。”


李天泽笑起来,嘎吱嘎吱。


马嘉祺一直都觉得看李天泽笑,听李天泽笑,都是一种享受。


我的小猫怎么这么可爱。


“马嘉祺,出道快乐。”


马嘉祺皱了皱眉,手上使力,将那人直接搂在自己怀里。


他向来不怎么喜欢李天泽谈起他的出道,这总让他有种愧疚感。


“我现在和小睡咕咕他们相处得很好。我们一起上表演课,都是很有趣的人。忽然觉得真的很像一场梦,来到这里,结识一些在我生命中留下深刻记忆的人,然后再全部抹煞。真的,我以为我都习惯了的。却还是深夜里掉下眼泪,我好想你们啊。小睡咕咕他们个头太大了,从衬得我很娇小,其实我是一北京大老爷们不是吗。”


“你要加油啊。出道了后我希望你风调雨顺,顺风顺水,旺旺旺。只是以后是台风少年团马嘉祺,TF家族新生李天泽了,太糟糕了。就隔了很远,你看,现在你抱着我,其实还是隔着很远啊。太远了。你不要想起我好不好,你快快乐乐的。”


“你说以后啊,会不会有人问李天泽是谁啊,再也没有人记得我们共同拥有过的夏天啊。夏天太短了。”


如果我们当时距离把控到位,我们会不会快乐得多。


李天泽不肯回头看马嘉祺,只自顾自的说着,眼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,流进嘴里,很咸,比刚才和马嘉祺共吃的那碗馄炖汤还要咸。


马嘉祺松开了手,走到李天泽面前,抬起手指,有想要擦去眼泪的势头。


却又停住,扬唇凑上去。


“不要哭啊,不要哭,我心疼了怎么办。我们两个,只需要我们自己知道,就算所有人都忘记了,我还记得,我去买车厘子给你吃好不好,不要哭了。”


“不管以后怎么样,我们都在一起好不好?不用展示给他们看,我们关系我们自己清楚就好,好不好,我爱你,你也爱我。也不必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,我们一同,向明日前进吧。”


李天泽觉得自己些许喝了点酒大脑有点卡顿,不然怎么一直都抱着马嘉祺,一点都不觉得手酸呢。


“各自努力,顶峰相遇。”